內容摘要:湖南永州市冷水灘區竹塘小組組長周炳文因舉報社區主任熊運軍非法占地開發房地產被其綁架至福建石獅,掛上石頭推入大海。周炳文用嘴咬開綁手鐵絲,幸運逃生后報警。隨后,熊運軍被福建警方逮捕。7月6日,石獅警方稱,熊運軍近期將被以故意殺人罪起訴。

福建警方給周炳文提供的報警回執

周炳文

死里逃生一個月后,湖南省永州市冷水灘區竹塘小組村民周炳文仍然懷疑有人要殺他。他不時蹲在角落抽著悶煙,心事重重的樣子。一個月前,同組村民熊運軍將周炳文綁架至福建石獅,把周捆住后,掛上石頭推入大海。綁架只因為周炳文舉報其非法買賣集體土地。周炳文幸運逃生并報警。隨后,熊運軍被福建警方逮捕。7月6日,石獅警方稱,熊運軍近期將被以故意殺人罪起訴。

積怨

舉報違規被記恨

周炳文是冷水灘區竹塘小組組長,從2010年開始舉報同組村民熊運軍違規占用土地。

據周炳文說,熊家拉攏外地老板,在集體的土地上非法搞“商品房”開發,約十棟建筑,每棟占地約800-1200平方米。

周炳文稱,從2011年3月份起,舉報引起重視,永州市國土局開始不斷查封和阻止熊運軍的房產項目。

據永州市國土局冷水灘分局執法大隊隊長蔣琳琳介紹,熊運軍的房子從2007年開始建設,但并未辦理合法手續。接到舉報后,分局一直在調查取證,因為情況復雜,所以時間耗得久。

周炳文稱,“熊租了集體的廠房,每年租金1500塊。”作為組長,周炳文去討要租金,但熊運軍不交,后來為此還打起了官司,“說我在集體土地上建了房子,要拆了我的房。我們就舉報他占用集體土地開發房地產。”周說。

周炳文說,由于舉報,熊運軍的房子一直沒有建好。“為此,熊運軍對我記恨在心。”

綁架

應邀赴約遭“埋伏”

6月2日上午9點,周炳文接到社區熊主任的電話。“熊主任打了兩次,說國家征地款到了,約我吃飯商量,并囑咐我一個人去,不要跟任何人說。”周炳文回憶。

11點40分左右,周趕到約定地點,卻沒見到熊主任,打電話也沒人接。“突然,熊運軍開車過來,把我拉上車,綁了起來,扔到后備廂中。”周炳文事后回憶說。

隨后,經過兩天行駛,6月4日,周炳文被從湖南永州帶到了福建石獅。

當天,周炳文被蒙上雙眼,身體和四肢也被繩子綁上。“熊運軍還在我身上綁了塊石頭。然后把我推下海。”

據周炳文說,“由于石頭是用鐵絲綁著,入水后,可能石頭滑了出去。我用嘴咬掉鐵絲,手也釋放出來,然后解開了腳上的繩子。”隨后,他游到一塊礁石上等待,兩小時后才游上對岸并報警。

隨后,熊運軍被福建警方抓獲,現已批捕。7月6日,石獅警方介紹,熊運軍涉嫌故意殺人罪,檢察院將于近期對其提起公訴。

對于約請周炳文的熊主任,石獅警方稱其事先并不知情,而是以為熊運軍真的要請周吃飯。

追訪

“綁架者家族強勢”

7月6日,熊運軍的樓盤已經停工。

永州市國土局冷水灘分局執法大隊隊長蔣琳琳說,這個事情非常復雜。牽涉到50幾個小股東。這些人也在上訪,要求把房子建完。“盡管壓力很大,但會盡力按照相關規定處理。”他說,確實聽說過熊家在村里很強勢,他們開發這些土地屬于違規行為,但這種行為很普遍,查處起來難度較大。

熊運軍的弟弟熊運劍則表示,因為哥哥在外面做項目被騙了100多萬。所以希望通過開發這個樓盤賺回來。村里本來就有慣例,集體土地誰占了,就歸誰用。“后來,這個樓盤一直被查處,建不好又虧了六七十萬。哥哥知道周炳文等人在舉報,所以有些急了。哥哥這樣做也是自作自受,太沖動了。該承擔的責任得承擔。”

對話

被害人用嘴解開綁手鐵絲脫困

銬手封口扔進后備廂

新京報:綁架那天你跟熊運軍是怎么遇上的?

周炳文:6月2日,我接到社區熊主任電話,約我吃飯。去后不見人,打電話也不接。后來就看到一輛沒牌照的車過來,車上是熊運軍和另外3個陌生人。他們把我拉上車。

新京報:上車后發生了什么?

周炳文:我要打電話,其中一個人用手銬銬住我的手。另外的人搶我手機,摁頭摁手。把手機搶過去后,用膠紙封住了我的嘴,手腳用繩子綁住,把我扔到汽車后備廂里。

途中談天“泯恩仇”

新京報:在里面多久?

周炳文:大概30多個小時。期間打開了后備廂兩次。一次是晚上7點多。熊運軍說,我們告狀的材料他都看到了。我們四個人他都知道,先送我上路,回來再收拾另外三個人。隨后又封住我的嘴,把我扔到了后備廂里。

我一路上沒吃沒喝,暈了多次。第二天中午,他停車后打開后備廂蓋把我拉出來,我就暈倒在地上。再醒來時,就在后排座位上。手被銬著,腳都被繩子綁著。我看到路牌,到了(廣東)清遠。

車子下了高速,到了偏僻路邊,熊運軍跟我單獨聊天。熊運軍說自己做得過分了,讓我也別告他綁架,一筆勾銷。他當時樣子很誠懇,又打開手銬請我吃飯。

新京報:你們和好了?

周炳文:是的。他說想去福建工地上看看。讓我陪他去。開始我不愿意,要走。他很真誠地勸我,我就答應了。

好言相求被害人戴手銬

新京報:到福建后發生了什么?

周炳文:4日到的福建。一個叫邱(音)老板的人給他開了間房。晚上他跟我商量,寫個保證書,不告他綁架的事。另外他兄弟在這邊,要我配合他,再把我銬起來,這樣他有面子。我答應寫保證書,但不讓他銬。他就勸我說,只是做樣子,語氣很好。

新京報:你相信了他?

周炳文:是的,他帶我去一塊礁石上。他說兄弟會從對岸過來,我們在這等。他先用手銬銬了我的手,然后我開始后悔,拼命掙扎,但越掙扎越緊。然后,他用繩子將我的手和身子綁在一起。然后用鐵絲綁上一塊石頭,跟我身上的繩子連在一起。綁好后,他又取掉我手上的手銬,說還要用。

新京報:然后就把你推入海中?

周炳文:是的。掉到海里后,我拼命掙扎,幸運的是我會水,掙扎一會兒后,石頭也掉了。那個石頭感覺有五六十斤重,掉進海里后,開始我浮不起來。后來石頭可能是滑出去了,我就用嘴咬手上的鐵絲,一圈一圈轉。幾分鐘后,手解開了,我又把繩子跟衣服一起脫掉,解開了腳上的繩子。

新京報:掙脫之后呢?

周炳文:我游到一塊礁石上待著,因為看到岸上很多人在,我怕上去后再被他們抓住。掉下去時只希望自己的尸體能被找到,好幫助破案。活過來后,變得很害怕。我在礁石上等了大概2個小時后才游上岸,在一個傳達室報了案。

 

 

2014東莞掃黃最牛圖片 |

女子遭強暴手機錄全程作證

 
 

 

 

更新日期: 2011-07-07 10:00:47
文章標簽:
文章鏈接: 村民舉報非法占地被綁架沉海(圖)  [復制鏈接]
站方聲明: 除特別標注, 本站所有文章均為原創, 互聯分享, 尊重版權, 轉載請注明.